啊哈哈哈哈

愿做孤岛,画地为牢。

© 啊哈哈哈哈
Powered by LOFTER

【良堂】我的蛋碎了

大魔法师良X超级破坏龙堂

感谢金主@蛙蛙酱 

起名废 ooc 勿上升


周九良举着这个比自己脑袋大的蛋,若有所思。这颗遍布着黑色纹路,灰不拉几的龙蛋这是他今天去做屠龙任务的额外奖励。周九良一双眸子在灶台上摸索了一圈,脑子里闪过各种烹饪方式,肚子应时的叫了两声,“咕咕。”


周九良放下龙蛋抄起了手边的锅铲,“饿了,就吃点主食吧,来个……蛋炒饭。”


周九良是全成等级最高的大魔法师,住在一个古老的城堡里。传说中他清冷高贵,不染俗世,特别喜欢安静,最讨厌人,所以城堡里一个佣人都没有。而且平时轻易都不出门,只有最难的任务他才会出手,不是一般的高傲。可谁知道这个家伙不过是个懒宅吃货,没事不爱出门瞎逛,接那些任务多是因为那些任务都有机会获得顶级食材。他这回龙肉吃腻了,就要了个龙蛋来尝尝。


周九良抬手敲了敲龙蛋,这蛋看着就外壳坚硬,要打开可能得用榔头。周九良便转身找工具去,却没发现那蛋上有些细小的变化。



“咔擦咔擦”周九良走到门外就听见厨房里的动静了,只当是有老鼠一脚踹开门打算把那些小畜生吓跑,谁知一进门便傻了眼。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蹲在他的灶台旁边捧着那龙蛋的蛋壳正大口咀嚼。


那人瞧见周九良立马便站了起来,一双眸子里掩着一丝警惕,却故作镇定先发问道:“你谁啊?”


周九良上下打量着他,又看了看自家的厨房,挑了挑眉毛,莫名其妙到:“你搁我这儿偷吃……蛋壳,还问我是谁?”说着用悬浮术捡了一片蛋壳拿到嘴边咬了咬。那龙蛋的蛋壳绝没有他咀嚼的那么香,一口下去险些把周九良的牙给崩了。


“你没事儿吃哪个干嘛?”孟鹤堂用看傻子一般的眼神看着他,说着伸手示意周九良把那片递给。这会儿那龙蛋的蛋壳都吃完了就剩那一片了。


“这玩意你也吃的了?”周九良佩服的看着他,“你到底何方神圣啊?”


孟鹤堂把最后一片扔到嘴里咬的卡巴卡巴响,“我是叫孟鹤堂,是龙族的。”


“那你搁蛋里?幼崽?”


“我比你爷爷都大。”孟鹤堂说道这个凭空生出一丝优越感来。


周九良了然的点了点头幽幽道,“哦~回炉重造……”


“……我那是被人设计了,被人封印了而已。”孟鹤堂白了他一眼,愤愤道,“我都不知道我被封了多久了,我好久没有吃好吃的了,太难受了……”说着扫了眼灶台,和堆在台面上的食材。


周九良被他这么一提醒,忽然记起来自己原本是要做饭来着,肚子也应着叫唤了两声。




月不知什么时候爬上了山头,微风卷着美食的香气,今天的城堡格外的明亮,也格外的热闹。


“你这盘子还有金纹呢?挺好看的。”


“你快放下,轻点。”


“哗啦啦”破碎声在房间里回荡,“我不是故意的……”


“……你别动了!你去餐厅等着吃饭。不要碰任何东西了!”



昏黄的灯光下,酒杯中应着两人的影子,隐隐绰绰的带着些许迷幻的意味。吃饱喝足后孟鹤堂便坐在桌旁借着醉意给周九良讲他从前的经历,说的那叫一个天花乱坠,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在吹牛。


“我跟你讲,我小时候可厉害了一头龙就可以打过你们几百个勇士了。我那会儿自己的龙窟里全部都是我搜刮过来的宝贝了,别说是金色纹路的盘子,就是纯金的盘子我都有……”孟鹤堂醉的两眼迷离,脸颊上两坨红晕,在微暖的灯光下越发的可爱。


周九良轻啜了一口酒,歪着头看着他,不时地应他两句,就看着他手脚并用地讲故事,嘴角不自觉的带起一抹笑容来。真的已经好久没有人与他说过这么多话了。


他本是一个孤儿,得亏有学习魔法的天赋便入了魔法学校学习魔法,将毕业那一年参加了全国青年魔法对战赛,获得了冠军,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的大魔法师。皇室还把荒废的古堡赐给了他。毕业了之后老师忙着带新的学生也就偶尔找他帮个忙,而他不爱交际也没啥朋友只能每天在古堡里研究魔法古籍,顺便研究以下菜谱。


孟鹤堂说着说着打了个哈欠,声音弱了些,一屁股坐下,也不顾脏不脏就把脸搁在盘子里,眼看着是要睡过去了。周九良无奈上去要拉他起来,“你说睡就睡啊?快起来,要睡去房间里睡。”


孟鹤堂一听睡字,也不知怎么的立马就站了起来,险些磕到周九良的下巴,原本都快粘上的眼皮大开,一双眸子愣是瞪得圆溜的,警惕的看着四周,“我再也不睡觉了!”


要不说这家伙是龙族,劲儿真大,一把就把周九良推倒在地。他似乎有些不舒服,痛苦的蜷起身体,面容狰狞,额觉片刻便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周九良忽然觉得空气中似乎有些腥臭的味道,隐隐约约的,似乎是从孟鹤堂身上传出来的。


“劳驾,带我去空旷些的地方。”孟鹤堂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狰狞,一道巨大的伤疤从肩部到尾巴,伤口很深可以看见两侧粉色的皮肉,随着他的呼吸溢出些许黑血,那腥臭味便是那黑血上来的。


周九良没想到这家伙就这么变成了龙形,看着外面风大便没有带他去外面的花园了,而是把他带到了一个空了些的房间。此刻房间里的被这庞大的身体挤满了,有些拥挤,更是透不过气。


孟鹤堂虚弱的蜷在房间里,眼皮一眨一眨的,显然是有了困意却愣是强撑着不睡。


“你怎么了?”


“我当初就是因为贪睡差点连命都没了,被人封印在那颗蛋里,我睡的够久了。我再也不睡了。”


周九良看着他这样,皱了皱眉,转而看向他那道狰狞的伤口。都说龙族的自愈能力超强,断尾也能再长出来。只见那伤口处的皮肉似乎在慢慢愈合,不一会又裂开了,又渗出些许黑血。周九良走进了几步,伸手轻轻的摸了摸那道伤口。或许是因为疼惯了,孟鹤堂并没有什么反应。


周九良观察片刻,忽然发现了一些魔法阵的痕迹,他似乎见过,“或许我可以帮你。”


这家伙做什么都很认真,研究魔法是,研究食谱也是,就因为足够专注,便没有功夫理那些人情俗事儿了。说完这句话,都不等孟鹤堂回应便自顾自的去藏书室了。



清晨的鸟叫额外的悦耳,孟鹤堂终究是撑不住睡了一觉,由于龙形实在不舒服便换回了人形。早上起来不见周九良的身影,打量着四周陌生的幻境孟鹤堂心里莫名有些不安。一出门就对着一条昏暗冗长的走廊更是不愿意走。他龙族向来喜欢光,更喜欢亮闪闪的东西,到哪里不是金碧辉煌的,看着这黑漆漆的本能的就抗拒。


“吃早饭吗?”好在周九良端着一个托盘来了。这家伙脸上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显然是一晚上没睡,不过竟然还能记得自己,孟鹤堂有些小小的感动。


周九良搁下托盘就要走,孟鹤堂刚想拦话还没说出口,这家伙脚步一顿又转了回来,“你一会儿去外边待着吧。对了再变回龙形我看看。”周九良摸索着下巴盯着孟鹤堂,若有所思,小声嘀咕着,“这到底是哪个黑魔法,看着也不是很难……”


“好”孟鹤堂应了声,“你能不能让这屋子里亮堂点。”这古堡年久失修,又只有周九良一个人住,他也不在意这个,所以房子百分之八十的地方常年都是黑漆漆的。


周九良虽说还是在思索自己的事儿,却也听到了孟鹤堂的要求,顺手使了个光明术,让城堡各处都亮堂起来。



孟鹤堂没想到他并没有赶他走,索性他说要给自己治疗伤,便就这么住下了。周九良也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赶他走,正巧想要研究那个法阵也就让他住着了,两人的同居生活就此开始了。



“孟鹤堂!你是不是把我收的魔草给薅了。”


“我没有啊,你哪个是魔草啊?”


“就那个长的跟蒜头一样的……你今天中午那个蒜蓉虾仁不会用的哪个吧?”


“……”两人相顾无言。


“有毒吗?”


“没有”周九良鼻头一酸,随即流下两条鼻血来,“就是有点补,你下回别乱动了。”


“好嘞,你没事吧?我怎么没事?”


……





“周九良,你能不能别吃了。你看看你都蓬松成啥样了,你跟我出去锻炼锻炼呐。你看看哥这肌肉。”孟鹤堂说着撸起袖子露出他那个也就一般般的肱二头肌。


周九良吃完第六个驴肉火烧,打了个饱嗝,揉了揉肚子,完全没打算理他,自顾自的往藏书室去了。


孟鹤堂对他这慵懒颓废的生活态度十分的不满,跟在旁边絮絮叨叨的,“你吃饱了不要老靠着,你起来活动活动。你这么大的房子也不知道收拾,还没我以前的龙窟住着舒服呢。”


“哈”周九良推开门进去便打了个哈欠,“我太困了,我好几天没有睡好觉了。”说着冲孟鹤堂眨了眨眼。


“……得了你去吧,我看不下去了,我收拾收拾。”


“加油哦,好好发挥。”周九良官方的给了他些许鼓励,然后冷漠的关上了房门。


傍晚就听见周九良的故作夸张地哀嚎,“你怎么把我的魔法笔记给扔了呢?我花了好几个晚上找的资料。”


“……我真不是故意的。”孟鹤堂愧疚的挠了挠头。


“算了,原谅你了。”


“这么快?”


“那你还要怎样,难不成把你赶出去?”周九良用怪音打趣道。


“那不行,我这会儿出去怕是会被人欺负的。等我好了我就去我的龙窟守好我的宝藏。”


“你要说的时当初发现你的那个龙穴,里面的东西早被掏空了。”


“那个地方才不是我的龙穴呢,那就算是一个小金库,我的财宝才不只这些……”



两人每天就这么玩玩闹闹,让原本枯燥的生活多了些乐趣。


不过孟鹤堂觉得自己每天这么粗手粗脚的,多了真怕这家伙会生气把自己赶出去,但这事儿有时候真的是不小心就……唉,这地方待久了也不怎么想走了。



周九良看着自己炼出的破解黑魔法的魔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些抗拒给他。这家伙好了之后,便是没有理由待在这里了,他好像还挺喜欢他的龙窟的,如果他好了他一定会回去的……


“九良,我买了糖炒栗子你吃不吃?”孟鹤堂轻轻推开虚掩着的门。


周九良顿时回过神来,一把握住装了魔药的瓶子,深吸了一口气,还是递到了孟鹤堂的面前,“这是破解黑魔法的魔药,你喝了就好了。”


孟鹤堂接过魔药,周九良却没接过那袋糖炒栗子,只是满脸疲倦自顾自的走出了房门。孟鹤堂看着手里的东西,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那么渴望恢复,每晚被伤痛折磨也好,失去龙族的力量也好,总好比守在那金碧辉煌的龙窟每天无所事事孤独一生要好。只是这种就不是他的地盘,若是主人不让他住,他若是强行留下倒是显得有些横行霸道了……


孟鹤堂一步一步往外走也没见到周九良的身影,走到城堡前的空地才停下了脚步。今天的夜空很明亮,没有云只有漫天的繁星,空气里卷着青草和泥土的气息,自由的风四处游蹿着,似乎在勾引着孟鹤堂与他们一同玩耍。


魔药很苦,也很凉,顺着喉咙流下,到了胃里便立刻变得灼热起来。熟悉的疼痛感袭来,让孟鹤堂根本站不住,趴在地上便成了一头巨龙。


那条从脊背延申到尾巴的伤口源源不断地涌出黑血,疼地孟鹤堂尾巴止不住的四处拍打,拍歪了几颗大树。在孟鹤堂的后背上隐隐的出现了一个紫色的魔法阵的图案,那个魔法阵在源源不断地给他的伤口填充着魔力,那新涌出的黑血慢慢的变回了正常的鲜红色,而那道伤口在魔法阵的加持下愈合的愈发的快,很快就合拢结痂了。


疼痛渐渐淡去,孟鹤堂喘息着睁开眼睛,欣喜的活动了一下筋骨,久违的力量让他有些跃跃欲试,一双肉翼抖擞的立起来,轻轻扇了一下身体便腾空而起。


他向着月亮冲刺,追逐顽劣的风,盘旋在城堡上空玩得不亦乐乎,却不知道在哪窗子后面一双眼睛正静静的看着他。周九良确实好久都没有休息好了,他痴醉与学术,每日都泡在典籍里,能破解这种失传的黑魔法,也算是他咋魔法上的进步,他高兴。当然他也为他这位恢复健康,重新获得力量的朋友而感到开心。事情做完了,他该睡觉了,他这样想。


一座破旧的古堡,困不住一只会飞的龙。他这样告诉自己。


他躺在自己柔软舒适的床上,合上了眼睛,嘴角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终于能安静一会儿了。”


孟鹤堂刚恢复,还飞不了太久,不一会儿就累了,找了给城堡的塔尖趴着休息,一双眼睛不住的往周九良的房间里瞄去。整座城堡都陷入了夜色中,周九良的房间里也黑了灯,应该时睡着了。孟鹤堂遗憾的挥了挥翅膀,懒懒的往地下看着,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刚刚不小心又搞破坏了……



“孟鹤堂!”周九良看着门前已经东倒西歪的树,和已经被掀的秃了一大块的草坪,习惯性的兴师问罪。可是过了好久也没有人回应,“这个家伙就这么走了,连个招呼都不打还真是无情……”周九良摇了摇头,龙族的人向来都不知道“客气”是什么,要不也不会成天被其他种族喊打喊杀了。真是的,在这白吃白喝白住,自己还给他破解了黑魔法,就这么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就走了?


“九良,快让开。”周九良忽然觉得一阵狂风袭来,一只巨龙从天而降,最可笑的是这头巨龙嘴里还叼着一条红色的针织围巾,那围巾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在阳光下发着闪闪的光。


孟鹤堂落地,也不知在做什么,庞大的身体扭来扭曲,抖落出一堆金币来。


周九良虽然有点不太明白他咋干什么,但还是有点小开心这家伙回来了,“你不是要回你的龙窟吗?”


“我回去过了。”孟鹤堂一尾巴把金币扫在一起,然后变成了人形,指着那堆金币道,“这些够卖你的城堡吗?”


“啊?”周九良顿时傻眼,这家伙在说什么傻话,他这个破城堡是皇室所有的他也没权利卖的,“你卖它干嘛?”


“……我就是想住这里。”孟鹤堂舔了舔嘴唇,转头看向别处。


“那你住啊。”


“这不是每回都把你东西搞坏嘛……你每回都不生气,我就怕我就怕你哪天一次性爆发了……”孟鹤堂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到时候有给我来个黑魔法……”


“什么?”周九良故作听不见,开玩笑道,“你想住你就讨好我一下啊。正好我想吃龙肉了,你把你尾巴切点给我啊?”


“……虽然龙族恢复强,但是也不带自残的好吧。”


“哎,可惜了”周九良笑着摇了摇头,“算了今天吃兔肉,你会不会做啊?”


“……”


孟鹤堂看了眼手上的围巾,伸手递给了周九良,原来脸皮厚如龙族也会脸红,“送你的。”


“围巾?”


“我自己织的,那个毛线里都是特制的,里面还有金线呢。”


“看得出来,不过我不爱带围巾,扎得慌……”


“你爱要不要,你会不会空间魔法,下回陪我回去,我还有很多宝贝没带过来呢?”


”好“




评论 ( 5 )
热度 ( 87 )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