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哈哈哈

愿做孤岛,画地为牢。

© 啊哈哈哈哈
Powered by LOFTER

【龙龄】谁说猫猫爱吃鱼?

日常向小甜饼 ooc预警 勿上升


红烧排骨、夫妻肺片,老爆三……别说这桌上的菜属实算是丰盛了,色香俱全就是这味儿跟闹着玩似的。张九龄每样尝了一口,就是平时不怎么挑食的家伙这会儿也是吃的眉头紧皱,眼神复杂。这个局都是些老爷们儿还都是领导长辈,若说表现出一丝不高兴都算是失了礼貌了,奈何今儿王九龙先一步用开车为由免了喝酒,他俩一家的总有一个得喝,所以张九龄面前便只有酒。张九龄举起酒杯喝了一大口这才冲淡嘴里的味道,这家菜属实太咸了。


这类酒席没事不好离席,坐在桌边,又不好一直不吃东西,饭菜属实难以下咽,这种情况下只能一直喝饮料,而张九龄便只能喝酒了。


“老大,这鱼不错。”王九龙瞧出张九龄的不对劲儿了,赶忙凑过来,用公筷给他加了一大块鱼肉。


张九龄看着这白净的鱼肉,边上露出几点透明的尖刺便有些不太想吃了。他这人不大会挑刺儿,吃鱼老被扎着所以就不爱吃鱼了。张九龄拿筷子戳了戳鱼肉,闲着又不好玩手机便扭头看王九龙吃像下酒。


要不说王九龙长那么大个儿,属实不怎么的菜也能吃的乐呵的。什么菜转到跟前了都能伸一筷子,吃咸了还知道要碗饭就着。王九龙天津孩子,没少吃鱼,也不怕刺儿扎。用筷子夹起一块白白胖胖的鱼肉送进嘴里,牙关开合是嚼,舌头一卷一伸便抿出几根透明的鱼刺来。这家伙吃的嘴唇油亮,灵巧的舌头轻轻舔了舔嘴角,让人看着怪馋的。


张九龄就着这吃相不知不觉喝了几瓶,脑袋都晕乎了,筷子险些拿不稳,偏过头去问王九龙:“这么好吃吗?”


王九龙吃的专注,直到他凑近那满身酒味钻进鼻子,这才发现这家伙已经喝晕了。放下筷子,扶着他有些晃悠的身体,“还行啊……”说着看了眼正专注喝酒吹牛的长辈们,凑到张九龄耳边小声吐槽,“确实差点。”


张九龄喝晕乎了,王九龙的悄悄话到了成了耳边的热风,怪痒的,逗得他直笑。张九龄盯着王九龙红润的两瓣嘴唇,只觉得满嘴的酒味有些寡淡,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你给我来块尝尝……”


“你碗里不是有……”王九龙看着那双因为酒精有些涣散的眼睛,只觉得呆呆地配上这家伙的娃娃脸显得怪可爱的,正好没人搭理他们便大着胆子逗弄他,“啊——”示意他张嘴。


张九龄虽说是醉了的,但是还没醉的那么彻底,知道王九龙逗他,便板着小脸伸过去一把小瓷勺。


这鱼给王九龙吃的差不多了,这块肉被夹散了没什么形状,但好在这样大些鱼刺便很轻松就能剔出去。张九龄笨拙的用手捡了捡刺儿,便张开深渊巨口一口闷下。


”怎么样?“


只见张九龄砸吧砸吧了嘴,舌头在嘴巴里不知道在干什么,眉毛都拧在一块了。


王九龙他这样子,心里一慌,”刺儿卡住了?“


”咳咳……“张九龄清了清喉咙,”好像……“


”我看看看?“王九龙上来就要掰他嘴,”张嘴。“


张九龄只觉得自己被扼住了命运的腮帮子,吓得咽了口口水,“咕秋……”


两人四目相对,张九龄咋了咂嘴,“好像咽下去了。”


“这俩小年轻自己不知道玩啥呢?”众人得目光齐刷刷得移到他俩身上。两人看着自己这姿势,只觉得臊得慌。


“我俩去一下洗手间啊。”俩人默契的起身。


“啧啧啧,感情真好,想当年我俩也关系有他俩这么腻乎吗?”

“没有吧。”

……




包厢的有独立卫生间,那些长辈都搁哪坐着喝酒聊天,一个卫生间进了俩人有没人知道。


张九龄懒懒的扶着洗手台,看着镜子里面色通红的自己,略微清醒了一些。捧了捧水洗了下脸,便算是彻底醒了。


王九龙上完厕所走到他边上洗手,把湿手直接按在张九龄的颈侧,张九龄便仰着脸白眼他。


“嘛呢?”


王九龙嬉皮笑脸道,“喝多少啊?你养鱼呢?”


张九龄也不介意他的手,眯着眼睛,用水把手打湿蹭了蹭他的嘴角,“不知道拿纸擦一下啊,油不拉几的。”


微凉的指尖划过柔软的唇,昏黄的灯光,狭小的空间,两人心里都咯噔一下。


王九龙看着他因为酒气蒙上了一层雾气的眼睛,没有原本清亮,眼角的红却也给稚气的眼眸添了些许的媚气。“那个鱼刺真的咽下去了吗?张嘴我看看。”王九龙捂在他脖子上的手悄悄顺着衣领往下,感受着他的脉搏和逐渐升高的体温。


“你挺会吃鱼啊,舌头挺灵的……”张九龄这会儿脑子慢,还傻傻的盯着他的嘴唇,直到两人呼吸都交织在一起了才回过神来要推他。




评论 ( 8 )
热度 ( 206 )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