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哈哈哈

愿做孤岛,画地为牢。

© 啊哈哈哈哈
Powered by LOFTER

【九亭】熬夜的快乐

谁说国庆没假期就不能够熬夜打游戏了

但是这里忠告某黑土豆熬夜打游戏是要付出代价的


已经是深夜了,却还是有位不乖的孩子在偷摸的玩手机不睡觉。


张九泰撑起身子看了眼旁边被子里透出来的点点光线,一伸手就就把他被子掀了。正在专心打游戏的刘筱亭顿时觉得呼吸顺畅了许多,就是后脖颈子有点串风,嗖嗖的……怎么还是热风?正巧着屏幕灰了,一扭脸正对上张九泰这张大脸,在手机微弱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阴森恐怖。


“哦!”刘筱亭怪叫一声,身体本能往后躲。宿舍住宿条件一般,床也不是很大,就往后蹭了一点半身都悬空了,想使劲也来不及。刘筱亭绝望的扫了眼天花板,正准备迎接与地面的亲密瞬间的时候……


“嘛呢?”张九泰一伸手就给人扯回来了,顺带把腿也给搭上了,手脚并用的像只八爪鱼。


刘筱亭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安抚了一下自己“突突”的小心脏,“谁让你吓我的。”


张九泰眯着眼睛,嫌弃的看着他高亮的手机屏幕,吐槽道:“就你这样的,眼睛能好?现在几点了?不睡觉了?到头儿他们又说你越来越黑了。”


刘筱亭扫了眼手机,正好复活了,干脆爬起来坐着打游戏,“你这说的啥呢?我没空理你,晋级赛呢。”


张九泰翻了个身,“边上那么黑,手机还那么亮,伤眼睛。别到时候还要我去医院。什么时候打不行啊,非得半夜,熬夜会变黑的……”


刘筱亭只觉得身边的床垫凹陷越来越远,以为是张九泰嫌弃他手机太亮,看了着正在峡谷奋战的兄弟,只能默默的调了一下手机的亮度,看了眼还是有点亮……身体慢慢的往下出溜打算在扯被子盖上。


只听“啪”一声脆响,刘筱亭只觉得眼前白茫茫一篇,要瞎了……


张九泰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站在墙边,手还停在灯的开关上。显然他也不是很适应这个光线,上下眼皮就跟粘住了似的,根本睁不开,就半分钟哈欠没断过,下巴都快脱臼了。


“张九泰,把灯关了呗,要瞎了。”刘筱亭拿手挡着眼睛哀嚎道。


张九泰自己也拿手捂着眼睛路都看不清,晃晃悠悠的走到床边,懒懒道:“不成,一会儿眼睛坏了。”


“关上呗,我马上就睡觉了。”刘筱亭躲在被子里,声音闷闷的。


张九泰这会儿缓过劲儿来了,也不困了,一个飞扑就再砸床上,翻了个身就压在刘筱亭身上,开始扒拉他的被子。


奈何刘筱亭被峡谷所困,又不想背叛兄弟,只能任张九泰摆布。


张九泰这个家伙嘴欠就算了,手也挺欠的,摸摸那捏捏这儿的,害的他技能都放偏了,还老搁他耳朵边上絮叨:“这会儿得先控他,对对对……不行啊,你怎么能打不中呢?……这会儿放个大……”



“叽叽喳喳”门外的鸟叫声透过窗子传了进来,不知不觉天都亮了。


刘筱亭只觉得自己腰快断了,热的不行,筋疲力尽的趴在床上,手机都拿不动了,而张九泰还像一张大毯子盖在他身上,还乐呵的教唆,“再来一把,怎么不玩了?”


“你是人吗?”刘筱亭待着委屈的咆哮道,“玩儿个屁啊,我要睡觉了!”


张九泰还贱兮兮的蹭到他边上,小声道:“还玩不玩了?半夜打啊?”


刘筱亭揉了揉干涩的眼睛,一晚上不睡脑子跟浆糊似的,小心脏突突的 主要是被他压了那老会儿,气喘不上了有点缺氧,这会儿还有点晕乎乎的,乖巧的摇了摇头,“不玩了。”


“其实还是能玩儿的。”


“不玩了。”刘筱亭闭着眼睛,呼吸越发的沉,显然是要睡过去了。


“下回带我一块啊?”张九泰看着他只觉得好玩,忍不住伸手扒拉他的眼皮。


刘筱亭无奈的用被他扒拉开的眼睛瞪了他一眼,这个家伙才勉强消停。




评论 ( 2 )
热度 ( 224 )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TOP